新世紀集運
2021年01月16日 星期六

河北感染者超八成來自農村 “婚宴”等成活動軌跡高頻詞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21-01-12 11:05:11 記者:

原標題:河北疫情感染者85.5%來自農村

疫情防控的鄉村短板

目前,河北省正採取強化監測預警、開展精準排查、鼓勵羣眾減少流動聚集等多種方式,加強農村疫情防控。圖為1月7日,石家莊市欒城區竇嫗鎮中心衞生院醫務人員在給村民們做核酸檢測。李明發 攝

與此前國內的幾輪零散疫情相比,本次河北暴發的疫情有着顯著的特點:在農村傳播。

與城市相比,農村疫情防控具有特殊性,需要特別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春節將至,人口流動加大,疫情傳播的風險將增大,而農村的疫情防控或將迎來更大的壓力。

打好農村疫情防控保衞戰,刻不容緩。

集中度高,關聯性強,感染者85.5%來自農村

1月10日,河北省新增82例本土確診病例,其中石家莊市報告77例(27例為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邢台市報告5例。截至1月10日24時,河北省現有本地確診病例達265例,尚在醫學觀察本地無症狀感染者203例。

1月11日下午,石家莊市召開疫情防控新世紀集運發佈會通報,1月11日0時至12時,石家莊市新增確診病例16例,無症狀感染者5例。

此輪河北疫情發展較快,防控形勢嚴峻。1月9日,第二場河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世紀集運發佈會通報稱,感染者中85.5%來自農村,年齡總體偏大,中位年齡46.5歲,出現社區傳播、多代傳播。

1月2日,河北省報告了本輪疫情的首例確診病例——增村鎮小果莊村一位61歲的女性村民。隨後,小果莊村發現更多確診病例,相鄰的劉家佐村、東橋寨村、北橋寨村、南橋寨村等也陸續有人確診;石家莊之外,邢台市南宮市也有人感染。

目前,石家莊、邢台兩市已完成首輪全員核酸檢測,共檢測1300萬餘人,截至1月9日24時共篩查出364例檢測陽性,呈現兩個特點:集中度高,關聯性強。

石家莊市和邢台市是目前河北確診病例涉及的兩個地區,而石家莊藁城區是“重災區”。檢測發現的陽性人員分佈在石家莊市12個縣市區,但主要集中在藁城區。自1月6日起,藁城區全域被調整為高風險地區。

截至目前,此輪疫情沒有看到明顯的拐點,擴散風險依然存在,溯源工作仍在進行中。

機場輸入可能性大,婚宴、滿月酒等成病例活動軌跡高頻詞

無論是去年年初暴發的武漢疫情,還是後來各地陸續散發的局部疫情,疫情發生地、擴散地多為城市。然而,此次河北疫情的暴發地,卻是原本以為“安全”的農村。

從地理位置來看,增村鎮緊鄰石家莊正定國際機場和高鐵正定機場站,前者還是入境口岸之一,似乎為病毒傳入提供了“交通便利”。河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應急辦主任師鑑表示,根據綜合調查工作,河北本輪疫情跟國內其他已發生過疫情的地區沒有相關性,根據目前的流調情況看,病毒通過機場輸入的可能性很大。

疫情傳播呈現怎樣的鏈條?目前,河北疫情的“零號病例”還未找到。基於現今早期病例發病時間點,初步估計“零號病例”早於2020年12月15日。

記者梳理相關部門公佈的確診患者行動軌跡,可以看出一些病毒傳播的“蛛絲馬跡”。

增村鎮小果莊村是目前疫情的中心。截至1月9日24時,在官方公佈的石家莊市172例確診病例中,近60人為小果莊村村民,另有30餘人曾有過小果莊村相關活動經歷,包括定期到小果莊村參加活動、到小果莊村某超市購物、到小果莊村理髮等。這表明,超一半確診病例與小果莊村存在直接或間接關聯。

婚宴、滿月酒、趕集、聚餐等聚集性活動,是病例行動軌跡高頻詞。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冬天是有利於呼吸道傳染病傳播的季節,而且河北疫情地區村民的婚喪嫁娶等社會活動非常密集,加劇了疫情的傳播。

根據已經發布信息,小果莊村及其周邊村莊在去年底和今年初舉辦了多場婚宴,目前確診病例裏有近五分之一曾參加,其中一名44歲女性確診病例4天參加了3場婚宴;加之不少村民缺乏防護意識,掉以輕心,更讓疫情加速蔓延。有小果莊村村民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去年12月底,他參加某場親戚的婚宴時,看到現場基本沒有人戴口罩。

村衞生室和診所,是增村鎮多例確診病例出現發熱、乏力等症狀後問診、開藥、輸液的地方。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全國多地藥店曾經暫停銷售退燒藥、止咳藥,診所禁止接診發熱病人,要求具有發熱、咳嗽症狀的患者必須前往醫院就診。然而,隨着國內大部分地區的疫情防控形勢穩定,人們漸漸放鬆了警惕,當出現發熱、咳嗽這些症狀時,選擇了“買點藥”“扛一扛”。

事實上,在這波疫情中,村衞生室、診所等基層醫療機構沒有發揮發現感染者的“探頭”作用。劉家佐村一位52歲的男性確診病例,自2020年12月26日就出現發熱症狀,27日、29日、30日都到小果莊村某診所就診,但直到1月2日下午到新樂市人民醫院就診進行核酸檢測後,才發現結果呈陽性。從出現症狀到最後進行核酸檢測,時間跨度超過一週。

馮子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來看,病人數量仍在增加,説明病毒已經隱祕傳播一段時間。從行動軌跡來看,病毒已在這個村莊傳播開來,多位確診病例此前半個月僅在小果莊村內活動,並沒有外出。

防護意識不足、抵抗力弱,村裏的老人成為病毒的襲擊目標。據國家衞健委疾病預防控制諮詢委員會專家、北京方莊社區衞生服務中心主任吳浩觀察,農村醫療條件相對較差,居民中老人和兒童多,他們的個體防護意識和健康知識掌握程度都較弱,更易受到病毒的“威脅”。

流動人口較多、地域廣闊、村民防疫意識較差,導致農村防疫難度大

目前,我國有約6億人口居住在農村。相比城市社區而言,農村流動人口較多、交通不便且地域廣闊、常住人口防控意識與信息接收能力較弱、防控人力物力水平較低,是導致防疫難度大的重要因素。

不過,在各地對防控工作的重視下,新冠肺炎疫情最終沒有在農村大規模暴發。基於此,人們一度認為,由於農村的人口密度小、空氣環境好,病毒在農村的傳播風險小於城市。

“河北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打破了這一預期。”中國價值醫療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梁嘉琳表示。

從病毒在農村的傳播風險小於城市,到農村成為防疫的薄弱點,農村防疫做對了哪些工作,又出現了哪些漏洞?

“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這是應對傳染病,特別是急性傳染病非常重要的策略措施。”在回顧武漢疫情與此後發生的幾波疫情時,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總結了一系列有效策略,最重要的就是“四早”。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早期,我國核酸檢測的能力不足,農村尤其不能夠滿足臨牀診斷的需求。因此,當時的農村疫情防控主要採取道路管控和人口管控兩種物理隔離技術。

“疫情暴發初期,一些農村地區自發的‘封村堵路’等‘硬核’防控模式,流傳甚廣。”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認為,隨着疫情的進一步發展,各地的交通管控等級普遍提升,“卡口”得到廣泛應用。正是通過“卡口”這一物理裝置,鄉鎮幹部、村幹部、衞生人員、警察等不同類別和層級的治理力量得以重新組裝;各個“卡口”通過交通線,構築了農村疫情防控的毛細血管,編制了一張“嚴防死守”的疫情防控網絡。

另一方面,是對人員進行管控,包括對感染者、疑似感染者、無法排除的發熱者和密切接觸者進行嚴格管控、對在疫情暴發期間去過疫區和來自疫區的人員進行摸排管控、對所有人員實行管控,倡導不出門、不聚會,有條件的地方還結合封閉式管理措施嚴格限制人員外出。呂德文表示,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農村主要是排查來自疫區的流動人口或在疫情期間到過疫區的本地人,在絕大多數地區實現了人口摸排的全覆蓋。

正是通過深入的社會動員,實施了道路管控與人口管控,實現了疫情暴發初期的“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許多農村地區出色地完成了防控任務。而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清零”的相安無事之後,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今天,一些地方難免出現麻痹大意的情緒,令“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出現遲滯。

河北疫情敲響了警鐘。“我們認為城市病毒傳播風險大而忽略了農村。”吳浩表示,遲滯意味着,等發現病毒在農村傳播時,可能已經開始了二代或三代傳播,所以早發現依然是重中之重。“要向全社會告誡,病毒隨時隨地在我們身邊,要做好自我防護和自我監測,農村也不例外。”

聚集性活動加劇疫情傳播,村民健康意識較低,基層“健康把關人”失守,導致病毒得以隱祕蔓延

“反常的河北疫情,暴露了疫情防控的鄉村‘短板’”。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云認為。

1月11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新世紀集運辦召開疫情防控新世紀集運發佈會,通報疫情相關情況,順義區趙全營鎮聯莊村的一家7口被診斷為新冠病毒感染者。北京官方指出,新增農村家庭聚集性病例,意味着城鄉結合部流動人口防疫管理存在薄弱環節。

疫情期間,必須堅決防止聚集性風險。“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疫情源頭同宗教聚集有直接關係。但疫情暴發前,一些信教羣眾曾在該村一户人家裏有過聚集活動,同其他聚集活動一樣,容易引起疫情擴散。”日前,石家莊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局長李佔領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疫情暴發後,當地立即暫時關停了所有宗教活動場所。北京市宗教領域疫情防控工作同樣全面升級,155個宗教活動場所全部暫停對外開放、暫停集體宗教活動。

村民較低的健康意識,是農村防疫的薄弱點之一。根據國家衞健委監測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城市居民健康素養水平為24.81%,農村居民水平僅為15.67%,農村居民、中西部地區居民、老年人羣等的健康素養水平仍相對較低。

“本輪河北農村的‘超級傳播者’就是兼具上述特徵的‘欠發達農村地區的老人’。”梁嘉琳表示,較高血壓、糖尿病等常見慢性病,新冠肺炎的感染症狀更復雜,給部分受教育程度不高的農村居民執行新冠肺炎診療規範帶來巨大挑戰。根據通報的流行病學調查信息,多個確診病例在無法判斷自己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情況下,選擇“自行服藥”“診所就醫”,不僅耽誤本人的治療進程,而且加大交叉感染的風險。

村民放鬆警惕,基層“健康把關人”同樣失守。“根據最新通報,河北疫情的零號病例要早於2020年12月15日,從2021年1月2日第一例確診病例算,長達半個多月的時間沒有發現。”天津市泰達醫院李青教授表示,“多個確診病例到村衞生所和藥店自行購藥,如果這些醫藥點能做核酸檢測的話,也許不會拖這麼久才被發現。”

對此,吳浩表示,要發揮基層鄉鎮衞生院、村衞生室、個體診所的哨點作用,發揮監測排查作用,發現問題要及時上報,同時要告訴老百姓及時就醫。“國家衞健委在去年就發文,要在鄉鎮和社區衞生服務中心普遍建設發熱門診和發熱哨點,也要向老百姓進行標識,要發揮預警作用。”

吳浩認為,這次疫情中出現有患者自行到藥房購藥問題,提示要加強對診所和藥店的監管,做好信息共享,起到預警和監測作用。

多個省份全力佈置春節疫情防控,確保疫情不因春運發生擴散

又是一年春節將至。在李小云看來,鄉村人口雖然居住分散,但一旦外出人員回鄉再加上春節禮節性走親訪友、參加婚宴、請客吃飯等,其流動和聚集程度往往勝過城市,羣體聚集導致的加速傳播效應很容易抵消居住分散帶來的隔離傳播效應。

過去一年,由於本土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人們的心態難免發生變化,甚至放鬆了警惕。但是,春運的啓動意味着從城市返鄉的流動,一旦在春節期間發生類似於河北的病毒傳播模式,受限於農村醫療水平,將可能在節後返程帶來鄉村和城市疫情防控的雙重壓力。

日前,北京市疾控中心發佈農村地區疫情防控指引。指引要求,外來人口也應納入轄區人員管控範圍,鄉鎮、村對外來人員一律做好“健康寶”查驗和掃碼登記。村內聚集性活動要嚴格控制,農村大集等易造成人員聚集的活動應在嚴格落實防控措施下舉行。

面對嚴峻複雜的冬季疫情防控形勢,為減少春節期間人員的大規模流動,1月10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成立春運工作專班,要求減少不必要出行,確保疫情不因春運擴散,引導錯峯避峯出行。交通運輸部門要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做好錯峯放假、避峯開學、景區限量預約錯峯接待等工作。

近日,北京、上海、寧夏、山東、河南、安徽、湖北等地先後發出“春節期間非必要不返鄉”的倡議,鼓勵企事業單位安排彈性休假,有條件的就地過年。

“今年春節,希望大家堅持原來一起抗疫的策略,正視風險。能避免的聚集儘量減少,不要舉辦人羣過多的聚會。”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採訪中表示。

人傳人、物傳人、人傳物,從核酸檢測陽性的汽車零部件,到頻頻爆雷的冷鏈,再到這一次在農村地區暴發,新冠病毒似乎無孔不入。雖然疫情已經發生了一年多,但人類對於新冠病毒的理解仍然有限,防疫意識容不得一絲大意。(記者 李雲舒 黃輝 柴雅欣)

責任編輯:馬盛龍

關鍵詞:
版權聲明:
• 凡註明“東莞時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東莞報業傳媒集團所有。未經本網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時間網聯繫,本網將迅速給您迴應並做處理。
郵箱: (請將#替換成@) 處理時間:9:00—17:00